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卷第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按此回目錄

往復無際、動靜一源.含眾妙而有餘、超思而出者,其唯法界歟

將釋此疏,大分為四:第壹、總序名意.第貳、歸命下,歸敬請加.第參、將釋下,開章釋文.第肆、疏末一偈,謙讚迴向.為順經文有四分故。若順序正流通判者,則合前二為序分、開章為正宗、謙讚為流通,為疏三分。

第壹、總序名意.即是疏序.亦名教迹︰壹、粗分有四.貳、細科為十。

壹、粗分四者︰第一、通序法界為佛法大宗.第二、剖裂下,別敘此經以申旨趣.第三、是以菩薩搜祕下,慶遇由致,激物發心.第四、題稱大方廣下,略釋名題,令知綱要.亦為順經四分故。

貳、細科為十者︰順無盡故。第一、標舉宗體.第二、剖裂下,別歎能詮第三、故我下,教主難思.第四、湛智下,說儀周普.第五、雖空空下,言該本末.第六、其為下,旨趣玄微.第七、若夫下,成益頓超.第八、真可下,結歎宏遠.第九、顧惟下,感慶逢遇.第十、題稱下,略釋名題。

第一、標舉宗體︰【往復無際至其唯法界歟】:文有五句,言意多含,略為四意︰一、約三大釋.二、約本末釋.三、明法界類別.四、總彰立意。

一、約三大釋者.意明法界具三大故︰初句明用.次明體.次明相.次融拂.末結屬。

往復無際即用大也「往」者,去也、起也、動也。「復」者:來也、滅也、靜也。「無際」有二︰一、約廣多無有際畔,此就事用.二、約絕於邊際,據即事同真。

【往復】者.略有三義︰(一)雙約迷悟說.(二)唯就妄說.(三)返本還源說。

(一)雙約迷悟說者︰謂迷法界而往六趣,去也、動也.悟法界而復一心、來也、靜也.皆法界用也。迷則妄生.悟則妄滅。

然真有二義︰

<一>約隨緣:迷則真隨於妄,則真滅妄生.悟則妄滅歸真,則真生妄滅。

<二>約不變︰迷悟生滅來往紛然.真界湛若虛空體無生滅.此義在下體中。

【無際】者:迷來無始故即無初際.悟絕始終即無後際。

(二)唯約妄說.復有二義︰

<一>竪論去來︰過去無始,未來無終,無初後際。

<二>約橫說︰妄念攀緣,浩無邊際。

上二皆約廣多無際。若約絕際.妄無妄源、竪無初際。既無有始,豈得有終,故絕後際。中論云「大聖之所說,本際不可得.生死無有始.亦復無有終。若無有始終.中當云何有」。是故於此中,先後共亦無.橫尋妄心不在內外,故亦無際。是以遠公云「本端竟何從,起滅有無際.一毫涉動境,成此隤山勢.惑相更相承,觸理自生滯.因緣雖無主,開途非一世」.即其義也。

(三)約返本還源說︰對其初義,初義是總.第二約妄,惟往非來。今此唯復.復本源故.斯即靜義.故周易復卦云「復其見天地之心乎」。然往必復.易泰卦云「無往不復.天地際也」.就此一義自有往復.故文殊師利所說不思議佛境界經中,善勝天子問文殊師利言.「云何修菩薩道」.文殊初說雙行之行.次云「復次天子,有往有復名修菩薩道.云何名為有往有復.觀諸眾生心所樂欲名之為往.隨其所應而為說法名之為復.自入三昧名之為往.令諸眾生得於三昧名之為復.自行聖道名之為往.而能教化一切凡夫名之為復.自得無生忍名之為往.令諸眾生得此忍名之為復.自以方便出於生死名之為往.又令諸眾生而得出離名之為復.心樂寂靜名之為往.常在生死教化眾生名之為復.自勤觀察往復之行名之為往.為諸眾生說如斯法名之為復.修空無相無願解脫名之為往.為令眾生斷於三種覺觀心故而為說法名之為復.堅發誓願名之為往.隨其誓願拯濟眾生名之為復.發菩提心願坐道場名之為往.具修菩薩所行之行名之為復.是名菩薩往復之道」。釋曰︰上來十對,皆上句自利為往,往涅槃故.下句利他為復,復於生死化眾生故。雖有往復,總為返本還源,復本心矣。

此中「無際」亦有二義︰一、菩薩行海,廣多無際也.二、一一稱真,深無邊際也。

然上三義皆法界用矣。

動靜一源】者︰法界體也.對上三義︰

(一)雙約約迷悟者︰動即往也.靜即復也。動靜迷悟雖有二門.所迷真性一源莫二.莫二之源即是體也。

(二)唯約妄說者︰動即往復,有去來故.靜即體虛,相待寂故。不釋動以求靜,必求靜於諸動。必求靜於諸動,故雖動而常靜.則動靜名殊其源莫二.莫二之源即一體也。

(三)對返本還源說︰自利,靜也.利他,動也.二利相導,化而無化,則不失一源,為法界體也。

若對上二種無際者︰廣多無際,動也.際即無際,靜也.動寂無礙為一源也.際與無際,當體寂也。

含眾妙而有餘】者︰法界相大也。謂杳冥之內眾妙存焉.清淨法界杳杳冥冥以為能含.恆沙性德微妙相大以為所含。相依乎性,性無不包,故稱為含.性體無外.相德有名.有名之數,不能遍無外之體,故云有餘.則恢恢焉猶有餘地矣.故阿僧祇品云「於一微細毛孔中.不可說剎次第入.毛孔能受彼諸剎.諸剎不能遍毛孔」.即斯義也。以毛約稱性、剎約不壞相.是故廣相不能遍小性也。然此相大略有二義︰一、約不空具恆沙性德故,此是同教意.二、約事事無礙︰十玄之相本自具足.即是別教之意也。然「眾妙」兩字亦老子意.彼道經云「道可道,非常道.名可名,非常名.無名,天地之始.有名,萬物之母.常無欲以觀其妙.常有欲以觀其徼.此兩者同出而異名.同謂之玄.玄之又玄.眾妙之門」。釋曰︰然彼意以虛無自然以為玄妙,復拂其迹,故云又玄。此則無欲於無欲,萬物由之生.故云眾妙之門。今借其言而不取其義.意以一真法界為玄妙體.即體之相為眾妙矣。

超言思而逈出】者︰融拂上三也。融則三一互收.拂則三一雙寂。云何超耶︰謂理圓言偏.言生理喪.法無相想.思則亂生.並皆超之,故云逈出。故肇公云「口欲談而辭喪.心將緣而慮亡」.則逈出於言象之表矣。何者.欲言相用即同體寂.欲謂體寂相用紛然.即一而三相不同.即三而一體無二.三一無礙.互奪雙亡.存泯莫覊,豈言象之能至.故云逈出。又借斯亡絕,以遣言思.非有無言可為棲託.故下經云「雖復不依言語道.亦復不著無言說」。況言相本寂.亡絕亦亡.斯則言與亡言相待亦寂.故假逈出之稱,以拂言與亡言之迹矣。

其唯法界歟】者︰結法所屬.屬法界也.謂具上諸德,獨在於法界矣。

二、約本末釋者︰

往復無際】︰從本起末.即不動真際,建立諸法。

動靜一源】︰攝末歸本.即不壞假名而說實相。

含眾妙而有餘】︰本末無礙.則性相歷然。

【超言思而本末雙寂.則言思無寄。

【其唯法界歟】︰結屬.通四義焉。

三、明法界類別者.略有三意︰

(一)約三法界︰

往復無際】︰事法界。【動靜一源】︰理法界。【含眾妙而有餘】︰無障礙法界。

【超言思而出者】︰融拂上三。【其唯法界歟】︰結屬上三法界也。

(二)約四法界︰

【往復無際】事也。【動靜一源】具三義也︰動即是事.靜即是理.動靜一源,即事理無礙法界也。

【含眾妙而有餘】事事無礙法界也。【超言思而逈出】.融拂四法界。【其唯法界歟】.亦結屬四法界。

(三)約五法界︰

【往復與動】,皆有為也。靜即無為。一源有二︰若互奪雙亡為一源,則非有為、非無為法界.若互融雙照為一源,則亦有為亦無為法界。

【含眾妙而有餘】,即無障礙法界。

【超言思而逈出】,總融五法界。

【其唯法界歟】,結屬五法界。

四、總彰立意者︰所以最初敘法界者.應有問言︰諸家章疏,多先敘如來為物應生.先小後大.或無像現象.無言示言.今何最初便敘法界?今答云︰以是此經之所宗故.又是諸經之通體故.又是諸法之通依故.一切眾生迷悟本故.一切諸佛所證窮故.諸菩薩行自此生故.初成頓說,故不同餘經有漸次故。然最後一意正答初問.而前諸意共成後意耳。

 

剖裂玄微、昭廓心境.窮理盡性、徹果該因.汪洋融、廣大悉備者.其唯大方廣佛華嚴經焉。

第二、別歎能詮︰意明此經詮於法界.故難思議。文有七句.於中分四。

剖裂玄微、昭廓心境】︰此二句總明能詮︰

「玄微」者︰即指前法界多義也.謂幽玄微妙之旨,剖判分裂在乎此經。謂於無障礙法界剖為心境二門.故云「昭廓心境」。云何剖裂︰謂一真法界本無內外不屬一多.佛自證窮.知物等有.欲令物悟,義分心境。境為所證.心為能證.故下引裕公云「心則諸佛證之以為法身.境則諸佛證之以為淨土」.則二皆所證.智為能證。所證之境即大方廣.能證之心即佛華嚴也。文中廣說故云剖裂。

「昭廓心境」者︰心境即上所開.昭廓即是此經。昭者,明也、照也。廓者,空也,張小使大也。

云何明心境耶︰謂此經中昭明顯著,若凡若聖、若因若果、能觀之心、所觀之境,無不畢備故.如出現品說佛境界即佛境也.說如來心即佛心也.諸位心境例此可知。

云何照心境耶︰謂此經中教人觀察若心若境.如云「欲知諸佛心.當觀佛智慧.佛智無依處.如空無所依」.此令觀佛心也。又云「若有欲知佛境界.當淨其意如虛空」.此教觀佛境也。菩薩凡夫所有心境觀照例知。

云何空廓心境耶︰如云「法性本空寂.無取亦無見.性空即是佛.不可得思量」.即空心境也。無取即無境.無見即無心。又云「若有欲知佛境界.當淨其意如虛空.遠離妄想及諸取.令心所向皆無礙」.亦空心境也。又云「若有欲得如來智.應離一切妄分別.有無通達皆平等.疾作人天大導師」.亦空心境義也。

云何張小使大︰謂若張於心,則無心外之境.張境則無境外之心.以隨舉其一攝法無遺即無涯故。故下經云「無有智外如為智所入.亦無如外智能證於如」︰前句張心.後句張境也。真心真境本自無涯.即妄同真則張小使大矣。經云「如來深境界.其量等虛空」.佛境大也。又云「佛智廣大同虛空」.真心大也。知妄本自真,見佛則清淨,如心佛亦爾,如佛眾生然,心佛與眾生,是三無差別.皆張妄心即無涯也。因果萬法心境普收.隨一一事皆可張廓。

窮理盡性.徹果該因】者︰此二句別顯深廣。

「窮理盡性」者︰理謂理趣道理.廣也。性謂法性心性.深也。若窮其理趣則盡其體性。今此經中意趣體性皆窮究也.此借周易說卦之言.彼云「窮理盡性以至於命」.昔者聖人之作易也.將以順性命之理。注云「命者生之極」.窮理則盡其極也。即以極字解性.性者極也。若窮其理數,盡其性能,則順於天命.故次云以順性命之理。今借語用之.取意則別。

「徹果該因」者︰兼於深廣.徹究五周之果.該羅六位之因,則廣也.故廣說地位因果莫踰此經。若云因該果海、果徹因源,二互交徹,則顯深也。初發心時便成正覺,因該果也.雖得佛道,不捨因門,果徹因也。上約廣義。徹果屬果.該因屬因.即明能詮之教該徹彼因果也。今約深釋.徹果屬因,以因徹彼果故.該因屬果,以果徹彼因故.即因果自相該徹.唯屬所詮.而其能詮,具明斯義。然因該果海、果徹因源,是古人之言。今欲具含深廣之義,云徹果該因耳。

汪洋冲融.廣大悉備︰此二句結歎深廣也。

「汪洋冲融」,明深廣之相。汪汪深貌也.洋洋廣貌也。冲亦深也.亦云中也.亦曰冲和。故老子云「道冲而用之或似不盈」。融者,融通.兼深廣也.故肇公云「汪哉洋哉.何莫由之哉」。八師經中梵志闍旬云「吾聞佛道.厥義弘深.汪洋無涯.無不成就.靡不度生等」.即深廣義也。亦如冲和之氣,生成萬物而不盈滿.融通萬法令無障礙。

「廣大悉備」者︰即出深廣之由.以無不備故。此言亦出周易繫辭.彼云「易之為書也.廣大悉備.有天道焉.有人道焉.有地道焉.兼三才而兩之,故六.六者非他也.三才之道也」。今若取意就經.亦可喻三世間「天道智正覺也.人道有情也.地道器世間也」.此經廣說三世間故。亦可天道,深理也.地道,事相也.人道,諸佛菩薩修行者也。此強配之.本意但取包含而已。謂此根本法輪之內,何法而不具.未有一事一理而不極.一因一果而不備。五周因果則五十二位之昭彰.九會玄文則難思教海而可覩.說真妄則凡聖昭昭而交徹.語法界則事理歷歷而相收.佛知見一偈開示而無遺.大涅槃一章必盡其體用.六百卷般若不出三天偈文.一大藏經文並攝於七字之內.是謂罄諸佛之智海.竭性相之洪源.故云廣大悉備矣。

其唯大方廣佛華嚴經焉】者︰此句結法所屬.上之勝事唯我華嚴。

 

故我世尊.十身初滿正覺始成.乘願行以彌綸.混虛空為體性.富有萬德,蕩無纖塵。

第三.教主難思︰文有六句.義分為四︰一、二句標果滿.二、一句語因深.三、一句明體玄.四、二句彰德備。

一【故我世尊十身初滿正覺始成】者︰總標十身.該下兩段.正明難思.以是十身無礙佛說,非三身故。

「故我」者︰由上能所詮深廣玄妙為諸教本.故我世尊始成正覺頓說此經。

「十身」者︰次下當列。

「初滿」者︰成正覺時身方滿故.故經云「爾時世尊處於此座.於一切法成最正覺.智入三世悉皆平等.其身充滿一切世間.其音普順十方國土等」.是初滿也。

「正覺始成」者,別語菩提之身︰以是總故.始覺同本覺,無復始本之異,故曰始成.下當廣釋。

二【乘願行以彌綸】者︰一句語因深也。乘因有二︰一、乘願因︰經云「毘盧遮那佛願力周法界」.二、乘行因︰主山神偈云「往修勝行無有邊等」。乘昔願因彌綸果用即是願身。

「彌綸」者,周遍包羅之義.亦出周易繫辭云「易與天地準.故能彌綸天地之道」。釋曰︰聖人準天地而作易.易中所說與天地理同.故能彌綸天地之道。以況如來本起願行,意欲周遍利物.今得如其願行之力故周遍法界是曰彌綸。

三【混虛空為體性】者︰明體玄也。然有二義︰一、約世尊身上自具十身.即法身也.以法性身為法身故。故經云「性空即是佛.不可得思量」.又云「佛以法為身.清淨如虛空」。二、約外虛空︰以融三世間而為佛身,則外虛空是虛空身故.故云混虛空為體性.混融無礙故。

富有萬德,蕩無纖塵】者︰此二句彰德備也。前句德無不備.後句障無不寂。

「萬」者︰總相之大數也.實具無盡之德.故經云「剎塵心念可數知.大海中水可飲盡.虛空可量風可繫.無能盡說佛功德」。無盡之德,總名萬德.塵沙無明,種現習氣,總皆斷盡,故云蕩無纖塵。總即二障。二障有三︰一、現行.二、種子.三、習氣。習氣微細,況之纖塵。細中之細尚無,況餘粗中之細等。若總配三德︰萬德含於智恩.下句即是斷德.又混虛空為體,即法身德。萬德即般若德.無塵即解脫德。萬德之句為總.上下諸句皆是別德。上之二句,並福德身。十身之中已具四矣.餘之六身,在後段中。

 

湛智海之澄波,虛含萬象.皎性空之滿月,頓落百川.不起樹王,羅七處於法界.無違後際,暢九會於初成.盡宏廓之幽宗.被難思之海會.圓音落落,該十剎而頓周.主伴重重,極十方而齊唱。

第四.說儀周普︰文有七對.即為以下七義︰一、明所依定.二、明能說身.三、說經處.四、說經時.五、所被眾.六、說經本.七、別示說儀。

一、明所依定者︰說經所依三昧者,如說法華依無量義處三昧.說般若經依等持王三昧.說涅槃經依不動三昧.故說諸經多依三昧。今說此經依何三昧.即海印三昧。海印是喻.從喻受名.賢首品疏當廣說之.今略示其相.謂香海澄渟湛然不動.四天下中色身形象皆於其中而有印文.如印印物.亦猶澄波萬頃晴天無雲,列宿星月炳然齊現.無來無去.非有非無.不一不異。如來智海識浪不生.澄渟清淨至明至靜.無心頓現一切眾生心念根欲.心念根欲並在智中.如海含象。故經云「如海普現眾生身.以此說名為大海.菩提普印諸心行.是故正覺名無量」。非唯智現物心.亦依此智頓現萬象普應諸類.賢首品云「或現童男童女形.天龍及以阿修羅.乃至摩睺羅伽等.隨其所樂悉令見。眾生形相各不同.行業音聲亦無量.如是一切皆能現.海印三昧威神力」。然此文中言含法喻︰智即是法.海即是喻。識浪既停云湛智海.無心頓現故曰虛含.能應所應皆為萬象。

二【皎性空之滿月.頓落百川】者,明能應之身︰此之兩句惟性字是法.餘皆是喻.以性該之皆含法喻。謂若秋空朗月皎淨無瑕.萬器百川不分而遍。性空即所依法體.滿月即實報智圓.百川即喻物機.影落便為變化。故佛之智月全依性空.惑盡德圓無心頓應.故出現品云「譬如淨月在虛空.能蔽眾星示盈缺.一切水中皆現影.諸有觀瞻悉對前。如來身月亦復然.能蔽餘乘示脩短.普現天人淨心水.一切皆謂對其前」.智幢菩薩偈云「譬如淨滿月.普現一切水.影象雖無量.本月未曾二。如來無礙智.成就等正覺.普現一切剎.佛體亦無二」。此則水亦喻剎。若準離世間品亦喻菩薩.偈云「譬如淨日月.皎鏡在虛空.影現於眾水.不為水所雜。菩薩淨法輪.當知亦如是.現世間心水.不為世所雜」.則亦以月喻所說法。上皆空月不同。若以相歸性,則空亦名佛.故一切慧菩薩云「法性本空寂.無取亦無見.性空即是佛.不可得思量」.則空色照水,影落晴天.天猶空也。

三【不起樹王,羅七處於法界】者,明說經之處︰意取七處故。

「樹王」者,即菩提樹.謂畢鉢羅樹︰此樹高聳,獨出眾樹.故稱為王。

「不起」者︰謂不起菩提樹而昇忉利天等.故經云「爾時世尊不離一切菩提樹下而上昇須彌向帝釋殿」.法慧菩薩偈云「佛子汝應觀.如來自在力.一切閻浮提.皆言佛在中。我等今見佛.住於須彌頂.十方悉亦然.如來自在力」。三天皆有不起而昇之言.故彼成四句︰一、不起一切菩提樹而昇一天.如前經文.二、不起一處而昇一切處.三、不起一處而昇一處.四、不起一切處而昇一切處。二.四兩句取其結例之文,謂十方悉亦然.取前一切閻浮提對一切忉利亦然,則是第四句.但取一閻浮對一切忉利是第二句.其第三句易故文無,義必合有.是則不起法界菩提樹.遍昇法界七處。

「羅七處於法界」者,略有二意︰(一)令遍法界中皆有七處.(二)令一一處皆遍法界。

(一)令遍法界中皆有七處者︰若約自狹之寬說遍.應如下說處中,十重之內遍於中八。以初一是能遍七處,十是例餘佛故。然下十重是約佛遍於處。今明處遍於處.自有二義耳。所依之處既遍法界.能依之身,居然遍也。今直就遍法界言,略有五重︰一、遍法界同類剎中皆有七處.二、遍法界異類剎中有七處.三、遍法界微塵中剎亦有七處.四、遍法界虛空容塵之處亦有七處.五、遍法界帝網剎中亦有七處。

(二)令一一處遍者︰如菩提場遍法界.則普光明中亦有菩提場.忉利天中亦有菩提場.夜摩兜率等七處一一皆有菩提場。如遍七處.亦遍非七處之處.如化樂四王色界十八等非說經處,今菩提場亦遍於彼。如菩提場處遍.其七處,一一皆遍七處.乃至法界。此亦有五︰一、遍同類剎.二、遍異類剎.三、遍法界塵.四、遍虛空容塵之處.五、遍法界帝網剎。更細而論.非但一一處遍.隨一一塵皆遍法界五重之處.是則一處中有一切處。上二重釋遍,皆遍五類。五類之中︰前三約事法界.次一通事理.理空事空故.後一事事無礙法界︰由事即理,事理無礙故.以理融事,遍於重重,皆是如來說經之處。

【無違後際,暢九會於初成】者︰明說經時.即始成正覺時。然有兩說.各是一師之義.以無違兩字會通︰謂菩提流支,則以前五會是初成即說.以經初云始成正覺故.三天皆云不起而昇故。第六會已下,是第二七日後說.以別行十地經初云.婆伽婆成道未久,第二七日故。例此則第九一會在後時說.以有身子祇樹等故。賢首則以初成頓說九會之文。今會取賢首。既指歸云.常恆之說,前後際而無涯.則在後時無過.故云無違後際。後際即通第九會在後時說,故不妨後際,而宣暢九會在於初成。上來分於三時約所表故.初成頓演約圓融故。又分三時者,以法就機故.能頓說者,約佛德能,能頓演故。以初後相即故.故云無違後際,不妨初成頓彰九會.經云「一念即無量劫.無量劫即一念」.故晉經十住品云「過去無量劫安置未來今.未來無量劫迴置過去世.非長亦非短.解脫人所行」。多劫不乖剎那.初成豈妨後際。上之二段.廣如教緣中辨。

五【盡宏廓之幽宗.被難思之海會】者,明所被眾也︰然上句略明經義以為能被.義在旨趣之中.今為成所被,故略舉能耳。「宏」者,大也.「廓」者,空也.「幽」者,深也。下句所被︰云「被難思之海會」者,以深廣故︰謂普賢等眾德深齊佛、數廣剎塵,故稱為海.深超情表是不可思.數廣難量亦不可思.即深而廣不可作深思.即廣而深不可為廣思.真應權實類例多端又不可思.該徹果海尤不可思。故初會云「有十佛剎微塵數菩薩所共圍繞」.略列四十二眾.皆以剎塵無量而為其量.況口光所召一一菩薩各領世界海微塵數菩薩以為眷屬來至此會。毛光重現周入剎塵.依正作用該攝三際。諸大菩薩尚不能思.豈況凡情測其涯際.故云難思之海會。

【圓音落落.該十剎而頓周】者︰明說經本也︰本即圓音。「落落」者︰疏遠聲也。「十剎」者︰謂樹形等異類之剎。經列二十.結有十佛剎塵.舉十以彰無盡故.故云十剎。圓音之義,下當廣說.略而言之︰一音之中具一切音名曰圓音.一切音聲即是一音.亦名一音.一多無礙總曰圓音.經云「佛以一妙音.周聞十方剎.眾音悉具足.法雨皆充遍.一切言辭海.一切隨類音.一切佛剎中.轉於淨法輪」.皆圓音義也。十剎齊聞無有前後故名為頓.法界十剎無所不聞故名曰周。

【主伴重重,極十方而齊唱】者,別示說儀也︰謂是通方之說,舉一為主,十方為伴。諸佛菩薩皆有主伴.遞互相望盡於十方.隨一為主,十方為伴.隣次相壓,故曰重重。然相猶難明.今復略示︰

言「諸佛菩薩皆有主伴」者,略有三句︰一、果主果伴︰謂遮那為主,十方佛為伴.十方佛為主,遮那為伴。二、因主因伴︰謂此方法慧菩薩為主,十方法慧菩薩為伴.十方菩薩為主,此方菩薩為伴。三、果主因伴︰謂如來為主,普賢等為伴.此一亦名輔翼,亦得稱伴.彼佛為主,此方菩薩為伴.如法慧說法十方佛證.但名證法諸佛,不名因主果伴.設爾為伴,自望本佛而為主故。

言「隣次相壓,故曰重重」者,略有二義︰一、此彼互望︰如遮那為主.十方諸佛為伴.此界之東阿閦如來為主.此土遮那與十方諸佛為伴。次東第二佛為主.遮那與東第一佛及十方佛為伴。則隨一佛有法界諸佛重數.如十人為主伴.遞互相望.便為十重主伴。如佛佛既爾.佛主菩薩伴亦然。因主既爾,因伴亦然。此一義中自有三義。二者如遮那一佛為主.十方菩薩為伴。主佛既遍.伴亦隨遍︰謂遮那處普光堂.東方十佛剎塵數界外有金色世界文殊而來為伴.十方菩薩皆去十剎而來。若此主佛向東一界坐蓮華座.金色文殊來亦不相近.還去十佛剎塵數外。如長空明月列宿圍繞.萬器百川星月炳現。月如主佛.列宿如伴.一一水中遠近皆現。義當金色近東一界.其西蓮華色世界財首菩薩亦移近東一界.餘之八方皆移近東一界。如是主佛至東十佛剎塵數界外坐蓮華藏師子之座,正當本金色界處.由主佛至彼.其金色界近東亦十佛剎塵數界外.其西方蓮華色界.則正當娑婆之處。如是主佛極於東方.金色等伴剎亦極東方.終不見文殊從西向東來近主佛.亦不見文殊從佛前過向西近佛。如是主佛極於西方.亦不見有西方菩薩從東過西來近主佛。十方皆爾。如人以十錢布地.錢心為主.錢緣為伴.第一錢當中.以第二錢壓第一錢上近東一緣之地.則開元通寶等皆亦近東一緣之地.如是錢錢重重相壓皆漸近東。如近東既爾.更十錢近西亦然。說一十信,則已重重周於十方.如是第三會說十住時,亦如說信,重重遍於十方。行向地等皆然.則九會為九重重.如第一會重重遍法界.第二會重重還在第一會重重之上.則九會自為九箇重重。若四十八會為四十八重重.若無盡會有無盡重重.此一佛為主,餘菩薩為伴,重重如是。十方佛為主,十方菩薩為伴,重重亦然。如是諸佛重重復互相遍.故云主伴重重,極十方而齊唱。餘義至教起因緣中辨。

然上七對有其六身︰初、所依海印三昧即是智身.湛智海故。二、說法之身為化身.謂如水分千月故。三、說經處是意生身.隨意遍於法界處故。四、說經時即力持身.持令永久故。五、被難思海會即威勢身.菩薩眾中威光赫奕故。六、圓音、七、主伴,皆相好莊嚴身。圓音即一相.主伴即坐蓮華藏師子之座.具相好故。此段有六︰前說主難思已有四身.則十身具矣.意云.十身初滿即說此經。然疏本意正示說儀等異含具十身.故有三兩身名全不昭著。

 

雖空空絕跡而義天之星象燦然.湛湛亡言而教海之波爛浩澣。若乃千門潛注與眾典為洪源。萬德交歸攝群經為眷屬。

第五︰言該本末也︰文有兩重本末︰一、理事相望而論本末.二、諸教相望而論本末。

一、理事相望而論本末者亦是遮於伏難.恐有難言︰夫大象無形.大音無聲.希微絕眹,乃是難思之境,豈有形言者哉.則心絕動搖言忘戲論自入真趣.何用廣陳言相翻欲擾人。

故今釋云.非言何以知乎無言.非相何以顯乎無相.十忍經云「了法不在言.善入無言際.而能示言說.如響遍世間」.斯則以言顯無言也。又云「佛以法為身.清淨如虛空.所現眾色形.令入此法中」.斯即以相顯無相也。又云「色身非是佛.音聲亦復然.亦不離色聲.見佛神通力」.具上二也。法華亦云「諸法寂滅相.不可以言宣.以方便力故.為五比丘說」.斯亦以言顯無言也。金剛經云「若見諸相非相.則見如來」.此亦以相顯無相也。淨名云「夫說法者.無說無示」.又云「夫說法者.當如法說」.又云「無離文字說解脫也」.又云「雖知諸法不生不滅,而以相好莊嚴其身.雖知諸佛國及以眾生空,而常修淨土教化諸群生等」.皆是言與無言.相與無相不相離也。十住品云「欲以寂靜一妙音.普應十方隨類演.如是皆令淨明了.菩薩以此初發心。一切眾生語言法.一言演說無不盡.悉欲了知其自性.菩薩以此初發心。世間言音靡不作.悉令其解證寂滅.欲得如是妙舌根.菩薩以此初發心」.皆即言無言,其文非一。

疏文中但略明其無礙之義.文有二對︰初對無相不礙相.後對無言不礙言。

初對無相不礙相者︰【雖空空絕迹】者,法性本空.空無諸相︰緣生之法,無性故空.復有何相。借空遣有.有去空亡.故曰空空。淨名云「唯有空病.空病亦空」.中論云「諸佛說空法.為除於有見.若復見有空.諸佛所不化」.故知非有非無也。非有即空、非無即空空也。經云「無中無有二.無二亦復無.三界一切空.是則諸佛見」.此即空空也。次云「凡夫無覺解.佛令住正法.諸法無所住.悟此見自身」.則空亦無所住矣。又上無中無有二,空也.無二亦復無,空空也.三界一切空,成真空也。又迴向品云「法性本無二.無二亦復無」,皆空空也。

「絕迹」者,空有斯絕.心行處滅。行處滅故迹不可尋.謂若有有可有,則有無可無.今無有可有亦無無可無。以無遣有,無即是迹.以空空遣空,空空亦是迹。以有遣故.遣之又遣之,以至於無遣。若以無遣遣遣,無遣亦是迹.有所得故.如鳥履砂。若無所得當句即絕.故出現品云「了知諸法性寂滅.如鳥飛空無有迹」.故云空空絕迹。以空空不礙於相,故致雖言。雖字生下〝義天之星象燦然〞也.謂依於晴空不礙星象燦爛。晴空即是義天.依第一義天不礙法門星象。又以不礙星象方知是空.不礙法門為真第一義空矣。上即以空為本.法門為末也。

後對無言不礙言者︰【湛湛亡言而教海之波爛浩瀚】者,約無言不礙言也︰則以無言為本.言即為末。「湛湛」者︰海水澄凝之相.意明動依於靜,無言不礙於言.故經云「雖復不依言語道.亦復不著無言說」.若礙於言,則身子被訶.不礙於言,則文殊攸讚。況文字性離即言亡言.故雖無言,而教海之中波瀾浩瀚。大波曰瀾.是以佛證離言,流入音於聽表.法本非說,演大藏於龍宮.故知至趣非遠,心行得之則甚深.言象非近,虛懷體之而目擊.言絕之理而非絕.繁興玄籍而非興.故即言亡言也.融常心言,無所遣矣。

二【若乃千門潛注.與眾典為洪源】下,諸教相對而論本末︰即以華嚴為根本法輪.文有二對︰

「若乃千門潛注」.為開漸之本︰謂千門異義,潛注眾經.如海潛流四天下地.有穿鑿者無不得水.則知眾流依海水.故海為眾水之源.華嚴為諸教之本源矣。

「與眾典為洪源」,為攝末歸本︰則萬德交歸.若百川歸海.海能普收即為本故。昔人云「九流於是乎交歸.眾聖於是乎冥會」。彼約會歸涅槃.此約會歸法界.故地論云「無不從此法界流.無不還證此法界故」.故法華云「於一佛乘分別說三」。一乘即三乘之本.一佛乘者即華嚴也。會三歸一即攝末歸本故。第五經云「始見我身.聞我所說.即皆信受.入如來慧」.即指華嚴為根本也。除先修習學小乘者.即所流也.我今亦令得聞是經入於佛慧.即攝末歸本也。是經即是法華.法華攝於餘經歸華嚴矣.是則法華亦指華嚴為根本矣.其義分明.餘如下說。

 

其為旨也.冥真體於萬化之域.顯德相於重玄之門.用繁興以恆如.智周鑑而常靜。

第六.旨趣玄微︰【其為旨】,標舉.【冥真體】下,正顯旨趣.於中有二︰一、明理事無礙.二、顯事事無礙。雖此經中廣說於事及說於理而皆無礙.故以無障礙法界而為旨趣。此門即義分齊中意。

一、明理事無礙中亦二︰(一)示三大.(二)融真妄。

(一)示三大中.問曰︰初往復無際等,已明三大,今何重說。答曰︰略有三義,與前不同︰

<一>前直就法界宗上約義以明三大.今約能詮經中具說三大.故不同也。

<二>前辨三大之相.今明三大所在.謂體在何處.所謂萬化等。

<三>前明三大融拂,為成己宗.此明三大互在,為遮異釋.意辨不相捨離為無礙義.如昔人云「其為體也.則不生不滅、無去無來.以不滅為無生、以不生為無滅等」.「其為相也.則同異類之殊體,則微細容持.同異類之別質,則展轉重現.微細之理難見,況之以芥瓶.重現之相易觀,喻之以帝網等」.「其為用也.不分而遍、不去而臻.一多大小而互為,延促靜亂而相在等」.斯則別顯三大之相。今但明其不離則是深玄名理事無礙。

初句明體︰體在萬化之中.非事外也.故云【冥真體於萬化之域】。冥為冥契.亦是冥寂。萬化乃事法之總名.欲識真體所在祇在萬化之中.故曉公起信疏序云「原夫大乘之為體也.翛然空寂.湛爾冲玄.玄之又玄.豈出萬象之表。寂之又寂,猶在百家之談.非象表也,五目不能覩其容.在言堣].四辯莫能談其狀」。釋曰︰此明真體與一切法非一非異.今疏但云無礙,則與諸法非一異矣.故肇公云「道遠乎哉.觸事而真.亦體即萬化矣」。

顯德相於重玄之門】者,明相︰相不礙體也。「重玄」即是理體.明「德相」祇在體上。若離體有相,相非玄妙勝德之相,名為德相。言「重玄」者,亦即空空。語借老子.老子云「玄之又玄.眾妙之門」.彼以有名無名同謂之玄。河上公云「玄者天也.天中復有天」.莊子云「天即自然.則自然亦自然也」.御注云玄,深妙也。猶恐執玄為滯不至兼忘.故寄又玄以遣玄耳。明無欲於無欲,依此而生萬物,故云眾妙之門.今以空空之中,無德不備耳。

用繁興以恆如】者,明用︰用不離於體相.故繁多興起而常即如.上體相用三不相捨離.皆是所證所觀。

智周鑒而常靜】者,即能證能觀︰

若當句明,即止觀無礙︰「周鑒」觀也.理事遍觀。「常靜」止也.惑相皆寂。亦權實無礙︰「周鑒」權也.「常靜」實也。

對上三句.為境智無礙︰由所觀境既體用無礙,故能觀智亦寂照雙流。

若別對三大,則各具體用,皆有止觀.如體上「冥真體」,體也、止也.「萬化之域」,用也、觀也.「顯德相」,觀也.「重玄門」,止也.「用繁興」,觀也.「以恆如」,止也。

若作三觀釋者︰以智鑒體,空觀也.鑒用,假觀也.鑒相,中觀也。三諦齊觀,故云周鑒。對此三觀,常靜之止亦有其三︰一、體真故靜.二、方便隨緣無取故靜.三、離二邊分別故靜。三止三觀融為一心.契同三諦無礙之理.則心境融即而常歷然。

真妄交徹,即凡心而見佛心.事理雙修,依本智而求佛智。

(二)融真妄也.文有二對︰【真妄交徹】下,▲一對正明雙融.【事理雙修】下,▲一對不礙雙現。

▲正明雙融者︰「真」謂理也、佛也.「妄」謂惑也、生也.亦生死涅槃。「交徹」者,謂真該妄末、妄徹真源,故云交徹.如波與濕,無有不濕之波.無有離波之濕。若論交徹亦合言「即聖心而見凡心」.如濕中見波.故如來不斷性惡、又佛心中有眾生等。若依此義,合云真妄交徹、凡聖互收。今不爾者︰若約理融,實即真妄互有.今約有不壞相,但明凡即同聖,以即真故。而聖不同凡,無煩惱故.如波即濕.而濕未必即波.有淨水故。故淨水說波有動之性,無動之事.如波中說濕,動濕俱有。又說凡即是佛,於凡有益.佛即是凡,令人妄解.是故但云【即凡心而見佛心】耳。然其真妄所以交徹者.真妄二法同一心故.妄攬真成無別妄故.真隨妄顯無別真故.真妄名異無二體故.真外有妄理不遍故.妄外有真事無依故。然或說妄空真有、或說妄有真空、俱空俱有、雙非雙是.雖有多端並皆交徹。此義云何.且說何法為真.何法為妄.真妄自有二義︰一、約三性說︰圓成是真.遍計為妄.依他起性通真通妄.淨分同真.染分為妄。二、約二諦說︰真諦為真.俗諦為妄.二諦多門,下當廣說.今且約理事二門︰理為真諦為真.事為俗諦為妄.設淨分之事,妄未盡故。

問︰真妄二法,孰空孰有。

答︰如唯識論︰約遍計為妄,則妄空真有.若染分為妄,則真妄俱有。若涅槃說︰空者所謂生死,不空者謂大涅槃.則依他染分為空,淨分圓成皆有。若依三論︰以世諦故有,真諦故空.若以妄為俗諦,以真為真諦,則妄有真空.若約隨俗說二諦,則真妄俱通空有.若約觸物皆中,則真妄俱非空有。

問︰真妄交徹行相如何。

答︰言並皆交徹者,約宗以明.唯識等宗不得交徹.今就華嚴則前諸義皆得交徹.以具前即一心等義故。如約遍計為妄者︰情有即是理無妄徹真也.理無即是情有真徹妄也。若染分依他為妄者︰緣生無性妄徹真也.無性緣成真徹妄也。若約生死涅槃說者︰生死即涅槃妄徹真也.涅槃即生死真徹妄也。故中論云「生死之實際即是涅槃際.涅槃之實際即是生死際」.如是二際者無毫釐差別.即交徹也。此經云「有諍說生死.無諍說涅槃.生死及涅槃.二俱不可得」.亦俱空俱有交徹義也。若依二諦︰以妄為俗諦,以真為真諦,言交徹者.即俗而真、即真而俗故.故影公云「然統其要歸,則會通二諦.以真諦故無有.以俗諦故無無。真故無有則雖無而有.俗故無無則雖有而無。雖有而無則不累於有.雖無而有則不滯於無.乃至云.寂此諸邊故名中道」.即真妄交徹也。真故無有,則雖無而有,則真徹妄也.俗故無無,則雖有而無,則妄徹真也.餘可思準。若約隨俗說︰真妄本虛居然交徹.真妄皆真則本末一味.居然交徹。若觸物皆中.居然交徹。次明交徹所以。

問︰真妄相乖其猶水火,何得交徹?

答:此有多義︰

<一>真妄二法同一心故.以一貫之.故得交徹.故起信云「依一心法有二種門︰一、心真如門.二、心生滅門」.然此二門皆各總攝一切法盡.以此二門不相離故.故云不離一心.故得交徹。

<二>妄攬真成,無別妄故.亦是起信勝鬘等意.真如隨緣成一切法故,真徹妄也。言真隨妄顯無別真故者,妄徹真也。若無有妄,對何說真.如無緣生則無無性故。

<三>真妄名異體無二故者︰如向所引,有諍說生死.無諍說涅槃等,俱不可得.則體無二也。故經云「若逐假名字.取著此二法.顛倒非實義.不能見正覺」.明以無二為實也.豈非交徹。

<四>真外有妄理不遍故下,反成二義.此句真徹妄也。

<五>妄外有真事無依故者,即妄徹真也。此亦法性宗義.一切法皆如,豈妄外有真.真如遍一切,豈真外有妄.是知真妄常交徹.亦不壞真妄之相.則該妄之真,真非真而湛寂.徹真之妄,妄非妄而雲興。

▲不礙雙現者:即【事理雙修依本智而求佛智】者是︰上來交徹不礙之義,恐人誤執,謂泯二相,故舉此言.亦由惑者執禪,則依本智性無作無修.鏡本自明,不拂不瑩.執法之者須起事行,當求如來,依他勝緣以成己德.並為偏執.故此辨雙行。依本智者約理而說.無漏智性本具足故。而求佛智者約事而論.無所求中吾故求之.心鏡本淨久翳塵勞故.恆沙性德並埋塵沙煩惱中故.以順法性無慳貪等修檀施等故.諸佛已證我未證故.又理不礙事不妨求故.事不礙理求即無求故.若此之修名為無修.無修之修,修即無修,為真修矣。

理隨事變則一多緣起之無邊.事得理融則千差涉入而無礙。

二、明事事無礙法界︰為經旨趣.義分齊中,當廣分別.今但略明.亦分為二︰(一)明無礙所由︰(二)正顯無礙之相。

(一)明無礙所由︰所以事事不同而得無礙者,以理融事故。於中︰

初句︰明依理成事.故一與多互為緣起.此猶是事理無礙.躡前起後,故舉之耳。由事理無礙,方得事事無礙.若事不即理,事非理成,則互相礙。今由即理,故得無礙。

下句︰以理融事.故云【事得理融則千差涉入而無礙】︰此正辨事事無礙所以。由上事攬理成,則無事非理,故以理融事.理既融通,事亦隨爾,故得千差涉入而無礙。由即事故,故有千差.為理融故,重重涉入.即當十玄所以之中,理性融通門也。餘至下明。

故得十身歷然而相作.六位不亂而更收。廣大即入於無間.塵毛包納而無外。炳然齊現猶彼芥瓶。具足同時方之海滴。一多無礙等虛室之千燈.隱顯俱成似秋空之片月.重重交映若帝網之垂珠.念念圓融類夕夢之經世。法門重疊若雲起長空.萬行芬披比華開錦上。

(二)正顯無礙之相.具十玄門.以隨文語便,故小不次。如下次第者︰一、同時具足相應門.二、廣狹自在無礙門.三、一多相容不同門.四、諸法相即自在門.五、祕密隱顯俱成門.六、微細相容安立門.七、因陀羅網境界門.八、託事顯法生解門.九、十世隔法異成門.十、主伴圓明具德門。今文之次在文可知.唯主伴一門,前說儀中文理已具,故不重出.諸藏純雜,今古名異.今文重出.故亦有十門。

一【故得十身歷然而相作.六位不亂而更收】者,即諸法相即自在門.文有兩句︰

上句總明三世間相成.「故得十身歷然而相作」。

言「故得」者︰由前事得理融之故,便得具下十種玄門.故得二字文雖在初,義貫下十。

言「十身」者︰即第八地云「此菩薩遠離一切身想分別住於平等.此菩薩知眾生身、國土身、業報身、聲聞身、獨覺身、菩薩身、如來身、智身、法身、虛空身。

言「相作」者︰次經云「此菩薩知眾生心之所樂.能以眾生身作自身、亦作國土身,業報身、乃至虛空身.又知眾生心之所樂.能以國土身作自身.亦作眾生身、業報身、乃至虛空身.又知諸眾生心之所樂.能以業報身作自身.亦作眾生身、國土身、乃至虛空身.又知眾生心之所樂.能以自身作眾生身、國土身、乃至虛空身.隨諸眾生所樂不同.則於此身現如是形等」。釋曰︰上之四番別顯.末後結例.即十身相作也。

言「歷然」者,不壞相故︰壞相而作非不思議.其由芥納須彌.須彌本相如故.故七十七經云「是以一剎入一切剎而不壞其相者之所住處」.又云「是以一佛入一切佛而不壞其相者之所住處等」.五十六經云「所謂以眾生身作剎身而不壞於眾生身是菩薩遊戲.以剎身作眾生身而不壞於剎身是菩薩遊戲」.如是佛身與二乘身相作、菩薩行身與成正覺身相作.於涅槃示生死等.皆不壞其相.故云歷然而相作。

下句言「六位不亂而更收」者︰六位即三賢十聖等妙二覺,則因果皆悉相攝.如初發心便成正覺.不壞初心之相。若無初心,何名初心便成正覺.故十信攝於諸位、諸位十信歷然.十住攝於諸位,諸位十住不亂.不亂則行布.更收即圓融。如下說因中辨此句亦是相入門。以下有相入,故此一句但為相即.如乳投水廢己同他故名相即。

【廣大即入於無間.塵毛包納而無外】者,廣狹自在無礙門︰前句大能入小.後句小能容大.雖有即入.意取廣狹。「無間」謂小︰小之則無內.以無內故無有中間。「無外」謂大︰大之則無外.無外即是廣大之身剎即入無內之塵毛,故名廣狹無礙.若即若入皆得廣狹無礙。經云「金剛圍山數無量.悉能安智一毛端.欲知至大有小相.菩薩以是初發心」。至大有小相即廣狹無礙也。又云「能以小世界作大世界.大世界作小世界」等。

三【炳然齊現猶彼芥瓶】者,即微細相容安立門︰一能含多即約相容.一多不雜故云安立。「者,明也。微細有三︰一、所含微細︰如瑠璃瓶盛多芥子.炳然齊現.不相妨礙.非前非後。此即如來不思議境界經說.然有兩本︰一本云白芥子.一本即但云芥子.今依此本︰謂一法稱性含容皆盡.故一切法隨所含理現在一中.亦是緣起實德無礙自在致使相容.非天人所作乃得安立.如八相中,一一相內即具八相,名為微細。二、約能含微細。三、約難知微細。

四【具足同時.方之海滴】者,即同時具足相應門︰如大海一滴即具百川之味.十種之德.故隨一法攝無盡法,及下九門。以此一門為其總故.同時則明無先後.具足則所攝無遺。

言「十德」者.十地經云「一、次第漸深.二、不受死屍.三、餘水入中皆失本名.四、普同一味.五、無量珍寶.六、無能至底.七、廣大無量.八、大身所居.九、潮不過限.十、若普受大雨」。涅槃經云「如人入大海欲.則為已用諸河之水」.稱此而修,一行之內,德不可盡。

【一多無礙.等虛室之千燈】一多相容不同門︰由一與多互為緣起力用交徹.故得互相涉入是曰相容.不壞其相故云不同.如一室內千燈並照.燈隨菚異一一不同.燈隨光遍,光光涉入.常別常入.經云「一中解無量.無量中解一.了彼互生起.當成無所謂」。此之燈喻,亦可喻於相即.直就光看不見別相,唯一光故。

六【隱顯俱成.似秋空之片月】者,即祕密隱顯俱成門︰如八九夜月半顯半隱.正顯即隱顯.正顯即.不同誨月隱時無顯.不同望月顯時無隱.以一攝多則一顯多隱.以多攝一則多顯一隱.一毛攝法界,則餘毛法界皆隱.餘一一毛互相攝入,隱顯亦然。然其半月非但明與暗俱.而亦明下有暗,暗下有明.如東方入正定為一半明,西方從定起為一半暗。而東方入處,即東方起,如明下有暗.西方起處即於西入,如暗下有明.故稱祕密隱顯俱成門。

七【重重交映.若帝網之垂珠】者,即因陀羅網境界門︰如天地殿珠網覆上.一明珠內萬象俱現.諸珠盡然。又互相現影.影復現隱.重重無盡.故千光萬色雖重重交映而歷歷區分.亦如兩鏡互照重重涉入.傳曜相寫遞出無窮。

八【念念圓融.類夕夢之經世】者,即十世隔法異成門︰即離世間品菩薩有十種說三世「謂過去說過去、過去說現在、過去說未來.現在說過去、現在說平等、現在說未來.未來說過去、未來說現在、未來說無盡.三世說一念」︰前九為別,一念為總,故名十世。以三世相因互相攝故.一念俱十,以顯無盡故。一念即無量劫.無量劫即一念.普賢行品云「無量無數劫.解之即一念.知念亦無念.如是見世間」。如一夕之夢經於數世.攝論云「處夢謂經年.覺乃須臾頃.故時雖無量.攝在一剎那」.離世間品云「如人睡夢中.造作種種事.雖經億千歲.一夜未終盡」.故莊子生一夢身為蝴蝶.注云.世有假寐而夢經百年者。然事類廣矣。

九【法門重疊.若雲起長空】者,即託事顯法生解門︰言「重疊」者,意顯一多不相礙.故隨一一事有多法門.以隨一事即是無盡法界.法界無盡.故事亦無盡.如經云「此華蓋等,從無生法忍之所生起等」.意明一切因生一果,一果即具一切因故.非是託此別有所表也。

十【萬行芬披.比華開錦上】者,即諸藏純雜具德門︰至相十玄中有此名也.然有二意.故賢首改為廣狹自在無礙門︰一、若以契理為純,萬行為雜.即是事理無礙,非事事無礙.設如菩薩大悲為純,盡未來際唯見行悲,餘行如虛空.若約雜門即萬行俱修者.此二門異亦不成事事無礙。二者如一施門一切萬法皆悉名施,所以名純.而此施門即具諸度之行故名為雜.如是純之與雜不相障礙,故名具德.則事事無礙義成。而復一中具諸度.諸度存即名相入門.若諸度冺,復似相即門.故不存之,改為廣狹。今以至相但約行為小異.此段略無主伴.故復出之以成十義耳。

言「比華開錦上」者︰意取五彩之線,華色雖異.一一之線皆悉通過.通喻於純.異喻於雜.故常通常異名為無礙.不同繡畫,但異不通。

上之十玄,略陳大格.廣如向下義分齊中。

 

若夫高不可仰則積行菩薩曝腮鱗於龍門.深不可窺則上德聲聞杜視聽於嘉會。

第七.成益頓超文有十義︰初有二義︰一、總顯高深,明權小莫測.二、後八正明成益,遍益頓圓。又前二高深,反顯成益.明權小不測,由昔無因.反勸眾生令信仰故。後八順顯成益.謂能頓能圓.令必受故。

一、總顯高深者︰(一)明高遠︰(二)彰深妙。

(一)明高遠者︰若泰華倚天岷峨拂漢,難仰其頂.故論語云「仰之彌高.鑽之彌堅」。【積行菩薩】者︰出現品云「設有菩薩於無量百千億那由他劫行六波羅蜜.修習種種菩提分法.若未聞此如來不思議大威德法門.或時聞已不信不解不順不入.不得名為真實菩薩.以不能生如來家故。若得聞此如來無量不思議無障無礙智慧法門.聞已信解隨順悟入.當知此人生如來家等」.如魚登龍門.若得登者即化為龍.如入華嚴之機也。若登不過者,曝鰓鱗於龍門之下.如彼假名菩薩,即權教次第修者。

(二)彰深妙者︰即【深不可窺則上德聲聞杜視聽於嘉會】者是︰即法界品初,舍利弗等五百聲聞。彼歎德云「悉覺真諦.皆證實際.深入法性.永出有海。依佛功德.離結使縛.住無礙處.其心寂.猶如虛空。於諸佛所.永斷疑惑.於佛智海.深信趣入」。釋曰︰即上德也。在逝多林如來嘉會而不見聞,名杜視聽。杜,猶塞也。在目曰視.在耳曰聽。雖在會下如聾如盲,故云杜視聽也。故經云「爾時上首諸大聲聞、舍利弗、大目犍連、摩訶迦葉、離波多、須菩提、阿樓馱、難陀、劫賓那、迦旃延、富樓那等.諸大聲聞在逝多林.皆悉不見如來神力、如來嚴好、如來境界、如來遊戲、如來神變、如來尊勝、如來妙行、如來威德、如來住持、如來淨剎.亦復不見不可思議菩薩境界、菩薩大會、菩薩普入、菩薩普至、菩薩普詣、菩薩神變、菩薩遊戲、菩薩眷屬、菩薩方所、菩薩莊嚴師子之座、菩薩宮殿、菩薩住處、菩薩所入三昧自在、菩薩觀察、菩薩頻申、菩薩勇猛、菩薩供養、菩薩受記、菩薩成熟、菩薩勇健、菩薩法身清淨、菩薩智身圓滿、菩薩願身示現、菩薩色身成就、菩薩諸相具足清淨、菩薩常光眾色莊嚴、菩薩放大光明寶網、菩薩起變化雲、菩薩身遍十方、菩薩諸行圓滿.如是等事悉皆不見。何以故.善根不同故.本不修習見佛自在諸善根故.本不讚說十方世界一切佛剎清淨功德故.本不稱歎諸佛世尊種種神變故.本不於生死流轉之中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.本不令他住菩提心故.本不能令如來種性不斷絕故等」。上來先列人,即是上德聲聞.次明不見等,即杜視聽也。何以故下.釋不見因.劣者不見猶未為深.上德不知方為玄妙。

見聞為種,八難超十地之階.解行在躬,一生圓曠劫之果.師子奮迅,眾海頓證於林中.象王迴旋,六千道成於言下.啟明東廟,智滿不異於初心.寄位南求,因圓不逾於毛孔.剖微塵之經卷,則念念果成.盡眾生之願門,則塵塵行滿。

二、後八正明成益,遍益頓圓之相︰

(一)【見聞為種.八難超十地之階】,明見聞益.亦名為種益︰即隨好品地獄天子三重頓圓.及初地云「雖住海水劫火中.堪受此法必得聞.其有生疑不信者.永不得聞如是義」。不信不聞翻顯信聞則成利益.海水是龍畜生趣攝.劫火是天,火災及初禪生在二禪光音等天,長壽天難。於此得聞.兼上地獄天子,已有三難。佛會神鬼亦聞,三塗足矣.火災之時,兼佛前佛後.人天道異,已兼辯聰.亦不揀北州.聾者目視.盲者耳聞.故八難具矣.皆容見聞為種之義。超十地之階正在地獄天子.舉重攝輕.阿鼻地獄尚得頓圓.忝在人倫豈不留聽.故隨好光明功德品,佛告寶手菩薩言「佛子.菩薩足下有千輻輪相名光明普照王.此有隨好名圓滿王.常放四十種光明。中有一光名清淨功德.能照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世界.隨諸眾生種種業行欲樂皆令成熟.阿鼻地獄極苦眾生遇斯光者,皆悉命終生兜率天.既生天已.天鼓發聲,廣為說法.乃至云︰爾時諸天子聞說普賢廣大迴向.得十地故.獲諸力莊嚴三昧故.以眾生數等清淨三業悔除一切諸重障故.即見百千億那由他佛剎微塵數七寶蓮華.一一華上皆有菩薩結跏趺坐,放大光明等.乃至以華散佛上.又云.其諸香雲普雨無量佛剎微塵數世界.若有眾生身蒙香者,其身安樂.乃至滅八萬四千煩惱.了知如是已,成就香幢雲自在光明清淨善根」︰釋曰︰此即第一重得十地。次云「若有眾生見其蓋者,種清淨金輞轉輪王一恆河沙善根」︰釋曰︰此即第二重得十地也。後文云「是菩薩摩訶薩住清淨金輞轉輪王位.放摩尼髻清淨光明.若有眾生遇斯光者,皆得菩薩第十地位.成就無量智慧光明.得十種清淨眼,乃至十種清淨意.具足無量甚深三昧」。釋曰︰︰此即第三重得十地也。

(二)【解行在躬.一生圓曠劫之果】者.解行益︰七十八經,慈氏讚善財云「餘諸菩薩於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劫.乃能滿足菩薩願行.乃能親近諸佛菩薩.此長者子於一生內則能淨佛剎.則能化眾生.則能以智慧深入法界.則能成就諸波羅蜜.則能增廣一切諸行.則能圓滿一切大願.則能超出一切魔業.則能承事一切善友.則能清淨諸菩薩道.則能具足普賢諸行」.及大威光太子亦是一生圓多劫之果。上二皆明證速。又此經宗明三生圓滿︰一、見聞生.二、解行生,即上二句.三、證入生,即下二句。

(三)【師子奮迅.眾海頓證於林中】者,頓證益也。第六十經初云「爾時世尊知諸菩薩心之所念.大悲為身.大悲為門.大悲為首.以大悲法而為方便.充遍虛空.入師子頻申三昧」.舊經云奮迅。奮迅之義,就師子說,其義便故。至第六十一經初,普賢開發後,如來眉間放光照故.時逝多林菩薩大眾•悉見一切盡法界虛空界一切佛剎.一一微塵中各有一切佛剎微塵數諸佛國土.種種名、種種色、種種清淨、種種住處、種種形相,如是一切諸國土中,皆有大菩薩坐於道場師子座上成等正覺.菩薩大眾前後圍繞.諸世間主而為供養等.乃至云.是故皆得入於如來不可思議甚深三昧盡法界虛空界大神通力.或入法身.或入色身.或入往昔所成就行.或入圓滿諸波羅蜜.或入莊嚴清淨行輪.或入菩薩諸地.或入成正覺力.或入佛所住三昧無差別大神變.或入如來力無畏智.或入佛無礙辯才海。即頓證林中,廣說以十能入入此所入。

(四)【象王迴旋.六千道成於言】下.即超權益︰即六十一經末會之初六千比丘會.身子令六千比丘觀文殊十德。六千請往欲見文殊.身子令見.爾時文殊師利童子,無量自在菩薩圍繞,并其大眾,如象王迴.觀諸比丘.故云象王迴旋。言「六千道成於言下」︰比丘興願.文殊令發十種無疲厭心。時諸比丘聞此法已.則得三昧名無礙眼.見一切佛境界。得此三昧故.悉見十方無量無邊一切世界諸佛如來及其所有道場眾會.亦悉見彼十方世界一切諸趣所有眾生.亦悉見彼一切世界種種差別.亦悉見彼一切世界所有微塵.亦悉見彼諸世界中一切眾生所住宮殿,以種種寶而為莊嚴.及亦聞彼諸佛如來.種種言音演說諸法、文辭訓釋悉皆解了.亦能觀察彼世界中一切眾生諸根心欲.亦能憶念彼世界中一切眾生前後十生.亦能憶念彼世界中過去未來各十劫事.亦能憶念彼諸如來十本生事、十成正覺、十轉法輪、十種神通、十種說法、十種教誡、十種辯才.又即成就十千菩提心、十千三昧、十千波羅蜜,悉皆清淨.得大智慧圓滿光明.得菩薩十神通柔軟微妙.住菩薩心堅固不動。爾時文殊師利菩薩勸諸比丘住普賢行.住普賢行已入大願海.入大願海已成就大願海.以成就大願海故心清淨.心清淨故身清淨.身清淨故身輕利.身輕利故得大神通無有退轉。得此神通故不離文殊足下,普於十方一切佛所悉現其身.具足成就一切佛法。釋曰︰此即道成也.一三昧中有十通用,皆圓益也。

(五)【啟明東廟.智滿不異於初心】者.成智益︰

「啟明東廟」者︰即第六十二經云「爾時文殊師利菩薩,勸諸比丘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.漸次南行.經歷人間.至福城東.住莊嚴幢娑羅林中,往昔諸佛教化眾生大塔廟處」.釋曰︰此即東廟。「時福城人聞文殊師利童子在莊嚴幢娑羅林中大塔廟處.無量大眾從其城出來詣其所」。下別列中,有五百優婆塞、五百優婆夷、五百童男、五百童女,善財是一。下文殊師利獨觀善財.既觀察已.安慰開喻而為演說一切佛法.乃至說此法已.殷勤勸喻增長勢力令其歡喜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.又令憶念過去善根。作是事已.即於其處復為諸眾生隨宜說法,然後而去。爾時善財童子從文殊師利所聞佛如是種種功德,一心勤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隨文殊師利而說偈言等.即啟明東廟也。

「智滿不異於初心」者︰即第八十經初智照無二相.經云「是時文殊師利遙申右手過一百一十由旬按善財頂,作如是言︰善哉善哉.善男子.若離信根.心劣憂悔.功行不具.退失精勤.於一善根心生住著.於少功德便以為足.不能善巧發起行願.不為善知識之所攝護.不為如來之所憶念.不能了知如是法性、如是理趣、如是法門、如是所行、如是境界。若周遍知、若種種知、若盡源底、若解了、若趣入、若解說、若分別、若證知、若獲得,皆悉不能」。釋曰︰了知法性下,即是智滿.若離信心則不能得.反顯前義由信心故則得.不離初發之心則信智無二。若約不動智為初,即前後二智無二也。

(六)【寄位南求.因圓不踰於毛孔】者,成位益︰謂善財初見文殊寄十信位.德雲至瞿波寄三賢十聖位.摩耶已下並寄等覺.後見普賢便得因圓不踰毛孔。文云「時善財童子又見自身在普賢身內,十方一切諸世界中教化眾生。又云.是善財童子從初發心乃至得見普賢菩薩.於其中間所入一切諸佛剎海.今於普賢一毛孔中一念所入諸佛剎海,過前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倍.如一毛孔.一切毛孔悉亦如是。又云.善財童子於普賢菩薩毛孔剎中,或於一剎經於一劫如是而行.乃至或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如是而行.亦不於此剎歿,於彼剎現.念念周遍無邊剎海教化眾生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當是之時,善財童子則次第得普賢菩薩諸行願海.與普賢等.與諸佛等.一身充滿一切世界.剎等、行等、正覺等、神通等、法輪等、言辭等、音聲等、力無畏等、佛所住等、大慈悲等.不可思議解脫自在悉皆同等」。釋曰︰此即毛孔中因圓也。

(七)【剖微塵之經卷.則念念果成】者.顯因成果益︰即出現品大經潛塵喻.經偈云「如有大經卷.量等三千界.在於一塵內.一切塵亦然。有一聰慧人.淨眼悉明見.破塵出經卷.普饒益眾生。佛智亦如是.遍在眾生心.妄想之所纏.不覺亦不知。諸佛大慈悲.令其除妄想.如是乃出現.饒益諸菩薩」.又經云「應知自心念念常有佛成正覺.何以故.諸佛如來不離此心成正覺故」.故念念相應則念念成矣。

(八)【盡眾生之願門.則塵塵行滿】者.成就行願益︰謂菩薩發心化盡生界.生界若盡大願方終.生界無窮大願無盡.故十地品云「若眾生界盡我願乃盡.而眾生界不可盡故,我此大願善根無有窮盡」。今眾生界雖無有盡.而等有經卷.故普開之.要令盡無盡之眾生為大願矣。言「塵塵行滿」者︰菩薩大悲不可盡故.心量難思.為一眾生於一塵中經無量劫修行萬行心不疲倦。塵塵皆爾.生生盡然.方顯願行無窮盡也。文殊菩薩讚善財云「汝遍一切剎.微塵等諸劫.修行普賢行.成就菩提道」。

 

真可謂常琱壯捉﹛D通方之洪規.稱性之極談.一乘之要軌也。

第八.結歎宏遠︰於中分二︰一、當相顯勝.二、對他顯勝。

一、當相顯勝四句︰

「真可謂常恆之妙說」,明常︰常恆之說前後際而無涯故。

「通方之洪規」者,明遍︰無有一國不說此法故.明是通方.不同隨宜之教有說不說。

「稱性之極談」者,顯深︰一一稱理故.一文一句即不可盡故.普賢大士語善財云「我法海中,無有一文、無有一句,非是捨施無量轉輪王位而求得者」。

「一乘之要軌」者,明要︰謂於一乘之中是別教一乘不共之旨、圓因之門,成佛之妙故。

尋斯玄旨.覽餘經.其猶杲日麗天奪眾景之耀.須彌橫海落群之高。

二、對他顯勝︰先法.後喻。初法可知。後喻之中文有二喻︰

「猶之日麗天奪眾景之曜」者,即智明映奪喻︰初昇之日謂之杲日。麗者,著也。此經猶如杲日.杲日既昇眾景奪耀。景,猶明也。謂星月等光.即大明流空繁星奪耀。斯經大闡眾典無輝。

「須彌橫海落群之高」者,即高勝難齊喻︰「須彌」即是此經.「群」即是餘經.設七金鐵圍方餘高廣.比妙高之出海並落其高.以俯望群如培塿故。

 

是以菩薩搜祕於龍宮.大賢闡揚於東夏.顧惟正法之代尚匿清輝.幸哉像季之時偶斯玄化.況逢聖主得在靈山,竭思幽宗,豈無慶躍。

第九、感慶逢遇。於中二︰一、明弘闡源由.二、正明感遇。

一、明弘闡源由者︰

是以菩薩搜祕於龍宮】者︰謂龍樹菩薩五百年外方入龍宮搜求得斯玄奧之典.事如別傳及纂靈記。

大賢闡揚於東夏】者︰正取覺賢兼餘大德.謂智嚴、法業、日照、實叉等闡揚斯典。「於東夏」者︰謂嶺之東,地方數千里,謂之神州大夏。而上云是以者,由上深妙故搜以闡之.故龍樹入於龍宮廣見無數,偏誦此經者以玄妙故.故智論名為大不思議經.而諸大德皆見此經一文一句竭海墨而莫書.一偈一光破地獄之劇苦.是以諸師盡命弘傳耳。

二、正明感遇者︰

顧唯正法之代.尚匿清輝.幸哉像季之時.偶斯玄化等者︰於中亦二.先對昔自慶.後對今自慶。

先對昔自慶者︰謂五百年前即當正法.斯經清輝隱匿龍宮之內,時人不聞.何幸像法垂末之年遇斯玄微之化.生居像末應合悲傷.反顧前不聞經,未慚正法之代.故自慶也。此依不減正法一千年,故今為像末。以今去大師涅槃一千八百六十年故.又按大集月藏分.第一五百年解脫牢固.第二五百年禪定牢固.第三五百年多聞牢固.第四五百年塔寺牢固.第五五百年諍牢固。今居塔寺之末.將隣鬪諍之時,翻聞難思之經,碎身莫酬其慶。

況逢聖主得在靈山,竭思幽宗豈無慶躍者︰後對今自慶。此慶有三︰(一)慶時.(二)慶處.(三)慶所修。

(一)慶時者︰即【況逢聖主】.謂明時難遇.今值聖明天子,敷陳五教、高闡一乘、列剎相望、鍾梵交響.故得閑居學肆,探賾玄門.斯一幸也。

(二)【得在靈山】者︰慶處也。清涼靈山三千之最.文殊大聖諸佛祖師.金色雖在東方,住處即為金色.大聖雖周法界,攝機長在此山.感應普周若百川影落.清涼長在猶素月澄空.萬聖幽贊於五.百祇傳慶於千古.況大孚靈鷲標乎聖寺之名.一介微僧得在居人之數.此之慶幸爰媿多生,斯再幸也。

(三)【竭思幽宗】者,慶所修也。大方廣佛華嚴經即毘盧遮那之淵府.普賢菩薩之心髓.一切諸佛之所證.一切菩薩之所持.包性相之無遺.圓理智而特出.不入餘人之手.何幸捧而持之.積行菩薩猶迷.何幸探乎幽邃.亡軀得其死.所竭思有其所歸.幸之三也.豈無慶躍結上三也.其猶溺巨海而遇芳舟.墜長空而乘靈鶴.慶躍之至手舞何階.是故感之慶之.唯聖賢之知我也。

題稱大方廣佛華嚴經者,即無盡修多羅之總名.世主妙嚴品第一者,即眾篇義類之別目。

大以曠兼無際.方以正法自持.廣則稱體而周.佛謂覺斯玄妙.華喻功德萬行.嚴謂飾法成人.經乃注無竭之涌泉.貫玄凝之妙義.攝無邊之海會.作終古之常規。

佛及諸王並稱世主.法門依正俱曰妙嚴.分義類以彰品名.冠群篇而稱第一。

斯經有三十九品.此品建初.故云大方廣佛華嚴經世主妙嚴品第一。

第十、略釋名題︰以下第九門中廣釋.故此云略.於中有三︰一、雙標經品二目.二、雙釋二目。三、雙結上二。

一、雙標經品二目者︰先標經目.謂若從略至廣展演無窮.難思教海不離七字.故云無盡修多羅之總名。後、世主妙嚴品第一者,即眾篇義類之別目者,標品目也。眾篇即三十九品。品者義類不同.今當其一.故云別目。

二、【大以曠兼】下.雙釋二目︰(一)釋總題.(二)釋品目。

(一)釋總題下有十門釋其七字.字各十義.今但略舉當字釋之。然此七字,略有六對︰

<一經字是教,大方廣佛華嚴是義,即教義一對。

<二>嚴字是總,大方廣佛華是別,即總別一對。

<三>華為能嚴,大方廣佛皆所嚴,即能所一對。

<四>佛是所嚴所成之人,大方廣皆所嚴之法,即人法一對。

<五>廣者是用,大方皆體,即體用一對。

<六>方者是相,大者是性,即性相一對。

故此七字即七大性︰大者體大、方者相大、廣者用大、佛者果大、華者因大、嚴者智大、經者教大.則七字皆大、七字皆相等。

今各以二義釋之︰

【大以曠兼無際】者︰《一》曠兼,明其包含.約廣遍釋大.故涅槃云「所言大者.其性廣博猶如虛空」。故經云「法性遍在一切處.一切眾生及國土.三世悉在無有餘.亦無形相而可得」也。《二》無際者︰約其論,則常故名大.涅槃云「所言大者.名之為常」.故經云「法性無作無變易.猶如虛空本清淨.諸佛境界亦如是.體性非性離有無」。然淵府不可以擬其深妙.故寄大以目之.實則言思斯絕.故經云「法性不在於言論.無說離說恆寂滅.諸佛境界不可量.為悟眾生今略說」。

【方以正法自持亦二義者︰《一》方者,正也。《二》方者,法也。並持自性,通上二義.謂恆沙性德即是相大.並無偏偽故稱為正.皆可軌持目之為法.故經云「凡夫無覺解.佛令住正法.諸法無所住.悟此見自身」。

【廣則稱體而周】者,此即用大.用如體故無不周遍。然亦二義.由體有二義故︰一者能包.二者能遍。猶如虛空包含萬象,遍至一切色非色處。今用稱體︰一、稱體之包則一塵受世界之無邊.二、稱體之遍則剎那彌法界而無盡。上之三字即體相用無有障礙.為所證之法界也。

【佛謂覺斯玄妙】亦有二義︰一者能覺︰佛陀是梵言.此云覺者故。二者所覺.即大方廣.斯為玄妙之境.故云覺斯玄妙。斯即此也.即此上大方廣耳。若別說者︰覺上用者,覺世諦也.覺上體者,覺真諦也.覺上相者,覺中道也.三諦相融,三覺無礙,為妙覺也。

【華喻功德萬行】者,此亦二義︰一、感果華︰喻萬行因成佛果故.或與果俱.或不與俱。俱如蓮華,表因果交徹故.不俱如姚李.不壞先因後果故。二、嚴身華︰喻諸位功德必與位位果俱故.故經云「若見華開.當願眾生.神通等法.如華開敷。若見樹華.當願眾生.眾相如華.具三十二」。

【嚴謂飾法成人】者︰嚴亦二義︰一、以萬行飾其本體.即嚴上大方廣.如瑩明鏡.鏡雖本淨非瑩不明。二、以萬行功德成佛果之人.若琢玉成器.又飾本體似鑄金成像.以行成人如巧匠成像。

【經乃注無竭之湧泉.貫玄凝之妙義.攝無邊之海會.作終古之常規】者,唯經舉四義.然亦唯二.謂貫與攝︰湧泉即是所攝義味.常乃通於上三:

《一》「注無竭之湧泉」者,此言猶通諸教。

《二》「貫玄凝之妙義」者,以總就別.別貫華嚴玄妙義故.凝謂凝湛,嚴整之貌也。

《三》「攝無邊之海會」者,即是攝義。無邊海會局此經眾.揀餘眾故。

《四》「作終古之常規」者,即是常義。餘處釋云.常乃道軌百王。今亦以通就別.別屬此經.法眼常全無缺減故。常恆之說非隨宜故.終古無忒可得稱常。

釋題竟。

(二)佛及諸王並稱世主】下.釋品名︰此釋世主.世謂世間.即三世間︰一、謂眾生世間.二、器世間.三、智正覺世間。主謂君主,即佛及諸王.地神、水神、林神、山神即器世間主.天王、龍王、夜叉王等即眾生世間主.如來即智正覺世間主.亦總化上二.遍統前三.故云並稱世主。

【法門依正俱曰妙嚴】者︰此嚴亦說三種世間︰法門為能嚴唯局於主.依正所嚴通三世間.眾生及佛俱通正故。謂諸世間主各得法門自嚴己眾,即眾生世間嚴.並用嚴佛亦智正覺嚴.佛成正覺是自法門.是故能令其身充滿一切世間.其音普順十方國土.菩薩眾中威光赫奕等.即智正覺世間嚴。其地堅固、金剛所成、上妙寶輪、及眾妙華、清淨摩尼以為嚴飾等.即器世間嚴。器世間嚴通二法門︰一、佛力令嚴.是佛自嚴。二、能感者觀見.即是眾海法門嚴。是故總云法門依正俱曰妙嚴。三世間嚴並勝餘教.故標妙嚴以為品目。

三、雙結二目者︰【斯經有三十九品.此品建初.故云大方廣佛華嚴經世主妙嚴品第一】︰用當諸經序分.餘如下說。

上來大分中,初總敘名意已竟。

 

歸命十方極三際.塵剎圓明調御師.法界功德大悲雲.毘盧遮那大智海。

所住甚深真法性.所流圓滿修多羅.一一塵方佛會中.普賢文殊諸大士︰(初八句)

我今欲以一毛智.測量無邊法界空.願承三寶同體慈.句句冥符諸佛意

俾令法眼常無缺.盡眾生界如普賢.(次六句)

迴茲勝善洽群生速證菩提常樂果。(後二句)

第貳、歸敬三寶,請威加護,有十六句.大分為三︰第一有八句正歸敬三寶.第二有六句請威加護.第三有二句.迴施眾生。

第一有八句正歸敬三寶者,分二︰

【歸命十方極三際】︰總明.餘皆別顯︰

「歸命」二字,顯能歸相︰三業普周歸向依託無盡三寶。但云命者,以人所寶重,莫過身命.今將仰投。

「十方」已下.所歸分齊︰十方橫遍.三際窮.極通橫

塵剎圓明】下,就別顯中,三寶即為三別︰一、「塵剎至大智海」歸佛.二、「所住至修多羅」歸法.三、「一一塵至諸大士」歸僧。

一、歸佛又二塵剎至大悲雲」總歸諸佛.「毘盧遮那大智海」別歸本師。

「塵剎」有其二義︰一、所依處︰謂一一塵中諸剎土故.佛所嚴剎等塵數故.又塵約微細,剎通細。二、即塵數如來︰

「圓明」︰圓謂圓寂.明謂智明.即菩提涅槃.亦無德不圓、無法不照故。前二自利。「調御師」者,通利自他.十號之一.巧攝有情號。

「法界」亦二義︰一、成上依處︰上云塵剎似當約事.今云法界義兼事理.佛身充滿於法界故.又充滿法界無窮盡故。二、該後稱法界之功德大悲雲故。

「功德」者,亦圓明中別義︰即十力、無畏、十八不共、百四十種無盡之德.大悲普覆,心含潤,故喻於雲。

「毘盧」是別歸本師.乘恩重故。四字標名.三字讚德。上云功德,總該無盡.今云大智,別語最勝.順於光明遍照義故。大智深廣,故喻於海.又諸佛舉悲.本師語智.影略以明.悲智深廣故。悲亦稱海大悲深廣故。智亦如雲含潤[法雨故。又前云功德,此云大智,成二嚴故.無盡功德不出二故。

二、歸法者︰言「所住甚深真法性.所流圓滿修多羅」者.躡前起後。所以躡者顯同體故.但歸別相不會理故。然三寶有三相︰(一)同相.(二)別相.(三)住持相。今通依之。

(一)同相者有三義︰

<一>約以事就義門.則別相之上各有三寶。

《一》佛體之上有覺照義名為佛寶.軌則義邊名為法寶.違諍過盡是名僧寶.即以無漏法界功德為體。

《二》法上有三者︰法有覺性即是佛寶.軌持即是法寶.法體無違即是僧寶。

《三》僧上三者︰觀智為覺為佛寶.軌則為法寶.在眾無違,無違眾生,故名為僧寶。

今舉佛所住以明法者,即約佛上論同體也.理是佛所住.教從佛所流.兩重相依。

<二>約會事從理門.三寶皆依真故︰今舉佛法皆歸真性.略不言僧。

<三>以理融現門︰心性本覺即是佛寶.恆沙性德皆可軌持即是法寶.此恆沙德性相不二、冥合無違名為僧寶。由此一門故令如來住真法性.若無此者.何所住耶.三門雖異並稱同體.故淨名云「佛即是法.法即是眾.是三寶皆無為相.與虛空等」.是故若就覺義並稱佛寶.軌則而言無非法寶.冥符和合莫不皆僧。義說有三.不可為一.然無別體.豈為異耶.故云同相。

(二)別相者︰即如前科.佛則橫該一切,徹十身.法則通四,略舉理教。「所住甚深真法性」是理.「所流圓滿修多羅」是教.僧雖該攝偏語大乘.是故但舉文殊普賢。

(三)住持三寶者︰十身之中有力持身及形像等即住持佛.其修多羅即住持法.住持之僧含菩薩中。

然三三寶通於諸乘有其勝劣.以義料揀歸勝非劣.一理統之三三無異.故並皆歸敬,顯敬無遺。

一一塵方佛會中.普賢文殊諸大士】二句歸僧︰初句明處︰一一微塵中有一切諸佛菩薩眾圍繞故.況一一佛所難思普賢,住普賢位莫不皆爾。下句舉人。偏舉二者,以是海會之上首故.表理智故.諸言不一.則無所不該。

第二、我今欲以一毛智.測量無邊法界空.願承三寶同體慈.句句冥符諸佛意.俾令法眼常無缺.盡眾生界如普賢︰六句請威加護,分三︰

我今欲以一毛智.測量無邊法界空】,請歸之意.意欲釋經故.然通顯歸意乃有眾多。總相而言者︰三寶吉祥.一切眾生最勝良田.有歸依者能辦大事生諸善根離生死苦得涅槃樂故。又一切經初有六成就令物信故。佛滅度後,凡諸弟子所有著述皆歸三寶︰示學有宗,不自專己,離過失故.請威加護令契合故。「我今欲以一毛智」是自謙智劣等彼一毛.「測量無邊法界空」是讚法廣深同真法界︰一毛度空乍可知量.凡智測法何能窮也。

二「願承三寶同體慈.句句冥符諸佛意」,願加護相︰初句明加.次句明益:

明加者︰未能深入三昧,外感佛加.但請同體之慈,希霑勝益。

明益中︰句句冥符願始末無違。而言冥者亦謙辭也.末得顯加.且希冥契.使凡心凡筆暗合聖心。

三「俾令法眼常無缺.盡眾生界如普賢」,著述所為︰使令法眼圓滿化盡含生故.賢首品云「彼諸大士威神力.法眼常全無缺減」也.第九迴向,不願成佛唯願等於普賢者.良以普賢該因徹果佛前佛後皆悉有故.普賢即是諸佛根本故.法界體故。故金剛頂經,十方諸佛禮普賢者,亦斯義矣。然著述所為但願大法弘通、眾生利樂,即悲智大意。曲論別為乃有多緣.以斯經乃諸佛所證根本法輪、諸教標準.此方西域無不仰遵.而聖后所翻文辭富博.賢首將解大願不終.方至第十九經.奄然歸寂。苑公言續於前疏亦刊削之.筆格文辭不繼先古.致令後學輕夫大經.使遮那心源道流莫挹。普賢行海後進望涯.將欲弘揚遂發慨然之歎。若有過不說是非和.豈唯掩傳者之明.實乃擁學人之路。若指其瑕類,出彼乖差.豈唯益是非之情,實乃黷心智之境.故撫心五頂,仰託三尊,不獲已而為之也。以斯別意略有十焉︰(一)聖旨深遠,各申見解故.(二)顯示心觀不俟參禪故.(三)扶昔大義不欲掩人故.(四)剪截浮辭直論至理故.(五)善自他,不妄破斥故.(六)辨析今古,新舊義殊故.(七)明示法相顯經包含故.(八)廣演玄令悟心要故.(九)泯絕是非不妄破斥故.(十)均融始末,首尾可觀故。

初一為意.後九為別意.指昔瑕疵,疏中欲掩是非.傳者須知得失.諸徒誠請難以違之.長時弘宣不繁數述.恐迷宗滯,競作是非耳。

(一)聖旨深遠,各申見解者︰此為總意.謂佛法沖深.隨人智慧有深淺故。斯亦為遮外難.恐有難言.世路以多岐亡羊.學者以多途喪真.純源莫二,枝派轉多.舊疏新章益汩真性.何以屋上架屋、床上安床.昔已有之.何要改作。故下十意皆通此疑。今之初意正答斯難.特由聖旨深遠,隨見不同.各呈其能以光法施.昔可尚也.安更有辭.故五百比丘各說身因,佛許無非正說.三十二菩薩共談不二,異見同歸.故中,無邊海會各入解脫之門.境界萬差同趣如來智海.故海慧菩薩云「如來境界無有邊.各隨解脫能觀見」.是以西域東夏釋論解經。經有多家論文.論有諸師解釋.如析金杖金體不殊.總收百川溟渤彌大.故或登地菩薩、或加行賢人、或當代時英、或如來懸記,皆思拔群伍智出眾情.而所見不同並傳於世.各申其美共讚大猷.依之修行無不獲益。今亦仰攀勝德以盡專精.握管窺天、滴流足海,復何怪焉。

(二)顯示心觀,不俟參禪者︰以經雖通詮三學,正詮於定.皆是如來定心所演.故經云「汝所說者,文語非義.我所說者,義語非文」.況華嚴性海不離覺場,說佛所證海印三昧,親所發揮,諸大菩薩定心所受。昔人不詳至理.不參善友,但尚尋文.不貴宗通.唯攻言說.不能以聖教為明鏡,照見自心.不能以自心為智燈,照經幽旨.玄言理說並謂雷同.虛己求宗名為臆斷.不知萬行令了自心.一生驅驅但數他寶.或年事衰邁方欲廢教求禪.豈唯抑乎佛心.實乃翻誤後學。今皆反此.故製茲疏.使造解成觀,即事即行.口談其言,心詣其理.用以心傳心之旨.開示諸佛所證之門.會南北二宗之禪門.撮台衡三觀之玄趣.使教合亡言之旨.心同諸佛之心.無違教理之規.暗蹈忘心之域.不假更看他面,謂別有忘機之門.使彰乎大理之言,疏文懸解,更無所隱,難可具陳。

﹙三﹚扶昔大義,不欲掩人者︰謂晉譯微言幽旨包博.玄義全盛,賢首方周.故講得五雲凝空六種震地.而刊定記主師承在茲.雖入先生之門,不曉亡羊之路.徒過善友之舍,猶迷衣內之珠.故大義屢乖微言將隱.破五教而立四教,雜以邪宗.使權實不分、漸頓安辨.析十玄之妙旨分成兩重.徒益繁多,別無異轍.使德相而無相即相入,即用之體不成.德相不通染門,交徹之旨寧就.出玄門之所以,但就如明.相用二門無由成異.以緣起相由之玄旨同理性融通之一門.遂令法界大緣起之法門一多交徹而微隱.如斯等類其途實繁.非是重古輕今.不欲欺誣亡歿.今申上古之義新疏翻多.有同刊定之文皆是古義,今同用耳。

(四)剪截浮辭,直論至理者︰且文華尚猶翳理,繁言豈不亂心.科文過碎已雜塵飛.重疊經句但盈紙墨.等閒會於梵語無益經文.次第數於經文更無理觀.如火雲翳長空.今並剪而削之.若長風卷霧。然經多十句.若過半已上難者,則具而釋之.難則曲盡而非繁.易則略陳而不闕。若五六句已下難者,則摘句而釋之.易則不釋.若文義全易者大科而已.若文易意難者總相收束.文難意易者但細消文.若文義俱難者,先出意而後釋.使質而不野、簡而必詣.是本心也。

善自他宗,不妄破斥者︰謂昔人所引經論及破他義,無問性相,多不窮於始末,輒引輒破.或多用法相而復盡呼為權.引權釋實又不分通局疑誤後學.或以昔正為非.或復以權為實。今亦反此.若破若引,先示彼.使性相無虧盡其意態.後申此理對決分明.使學者不滯迷宗、不謬非古義.亦無勞周覽更復傍求。

辨析今古,新舊義殊者︰謂探玄本記但釋晉經.大旨雖同,在言有異.但引彼疏須觀所釋.如發心品晉經云「以是發心即得佛故」.唐經云「以是發心當得佛故」.即當既別,豈得引昔之即釋今之當.觸類皆爾。然昔人十行已前,多依賢首新修略疏.迴向已下並用探玄.三地已下多唯錄古.二經小異舛互相參,文亦非一。

明示法相,顯經包含者︰然性之與相若天之日月易之乾坤.東夏西方分宗開教.學兼兩轍方曰通人.是以釋經事須明示.然此經法相名義兼廣.或有名無義、或有義無名.昔人苟見一名廣引論釋.隨名解義義乃無窮.如釋淨行品百四十一願以諸門料揀.釋梵行品四果廣引婆沙.問明品貪瞋之名全抄唯識.十向品三倒廣據諸宗.雖則皆是法門而甚深觀行翳於名相.今皆略陳而已.古人若有義無名則莫知所以.今則引諸經論以名管之.使經中法相昭彰於眾論.至如升兜率品二十一種功德則有義無名.離世間品初則有名無義。今於兜率品廣引經論而委釋之.至離世間品略陳而已.又如離世間品具舍諸位.一一位內攝義無遺.或名異義同.或前後廣略.然於四十二位次第無差.今並具引六會經文對前釋之昭然可見.使七卷之經句句有據。翻驗昔解臆說尤多.然性相二宗,法相有同有異,如五眼十眼、六通十通等,並各示之,使無餘惑。如初卷歎德釋以十身,則法性宗之法相也.釋智入三世,廣引四智,即法相宗之法相也。以眾海解脫之門釋眾海之名,則法性宗之法相也.以九門六度釋經十度,即法相宗之法相也。如十通十忍會六通五忍.十身十智融三身三智.十門涅槃以會通四種涅槃.十種佛智而一智融於四智.即性相二宗無違之法相也.觸類非一。又諸經疏所明法相多是傍來.如法華經但云如來知見、力無所畏、禪定解脫三昧、深入無際.斯乃通讚佛智深遠.逢力一字立十力章.無所畏字立四無畏章.禪立四禪.定立八定.解脫三昧並立章門。若此之流千章萬章釋一卷經亦不得盡.若為成種智之境應須更學多聞。若取法華玄宗但示眾生等有知見,先所出內是子所知.非是十章五章能盡斯妙。若華嚴經有異於此.如十度十力一經數十處明.故須總撮一章頓玄旨.如十地品內以法相為觀門.不了三聚豈知離垢之名.不曉八禪寧知發光之行.四地道品成無生之慧光.五地諸諦窮真俗以化物.六地般若要觀緣生.星羅十門.月滿三觀.研窮性相般若現前.非是懸指昔三,中乘可見.七地窮一切菩提分法權實雙行.八地七分該羅方見無功之道.九地居法師之位藥病須知.不得四十辯才,何以廣能化物.得第十地,方盡種智之深玄。四十二位之昭彰並稱觀行.九會五周之因果佛道方圓.故若相若性、若因若果,無不成觀.無不契真。依經修行並是聖意.若不了法相豈唯不知聖旨.亦非弘闡之人。尋文自知。

廣演玄言,令悟心要者︰謂經多有玄言妙旨.昔不廣明.或指在別章.或略陳不具。今應具者畢在疏文.文易意深廣申體勢.如始成正覺︰以諸宗始成而會之.智入三世︰以二智三智四智而釋之.如幻喻中︰引兔章以盡之.如影之喻︰分三影以別之.第七迴向剎平等等,出諸句以揀之.第八迴向歷境起願,以橫位次而彰之.三天偈讚離相迴向,以般若等深經中百等論玄妙而通之.九會五周皆以性相而廣之.普賢三昧窮妙中之妙.出現一品盡玄中之玄.至如法界華藏之深觀,旨歸關脈之妙章,盡關鍵之幽微,窮義理之分齊.如關中繫表、三玄格言.有美斯經必盡其奧.亦有指別章者皆非正要.知與不知無乖弘讚耳。

泯絕是非,不妄破斥者︰昔人勝負氣高.是非情厚.上古妙義用而不言.先賢小瑕廣申破斥.如破娑婆形如虛空.便云.良由譯人不閑經論謬預譯場,誤累聖教,一朝至此.先師在其譯內斧鑿太深.纖芥在於珠中,何須擊破.又如十行品內釋不住中流,廣申異釋.晉經失旨致古釋枝辭.今文分明何須敘昔.若斯之類其事頗多.終日是非豈合大道。凡破義者,其猶毒蛇螫手,不得不斬.毒樹生庭不得不伐.若邪解亂轍事須決之.若易知其非略而不述.若似正不正則並決使分明.如欲識真金須知石.蓋不獲已.情忘是非.設有破斥須存禮樂.不得自尊己德,下視先賢.須知草者難,因修者易.縱有舉非顯是.不是自衒自媒。故今疏文是非全少。

融始末,首尾可觀者︰然造疏大體皆初重後輕.若更廣開門庭消文疏略.至於弘闡聖旨多沈。今以大經九會始末深玄.逢義即明,不揀初後.但初已釋,後不重明.故義科章門落落星布.使初中後善始末可觀也。

述製疏有斯十意.故忘軀靈境仰述玄猷.本意皆為眾生,得同普賢諸佛耳。

第三、【迴茲勝善洽群生.速證菩提常樂果】二句迴施眾生者︰前之二句作疏所為,為於眾生.此段通迴歸依之益及所成德,製疏之功。儻一句冥合聖心,盡為眾生,得大覺圓明,涅槃常樂耳。

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卷第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按此回目錄